邛崃汽车网

当前位置:

如何在爱情中做一个高级的人

2019/11/09 来源:邛崃汽车网

导读

前天,在公号有写如何做一个高级的人。也许,对很多人而言,大家更关心的是“如何在爱情中做一个高级的人”。爱最初可能是一场误会,而终究寻找答案的

前天,在公号有写如何做一个高级的人。也许,对很多人而言,大家更关心的是“如何在爱情中做一个高级的人”。爱最初可能是一场误会,而终究寻找答案的进程,却成为真正了解对方并获得高级品味的进程。松村荣子的《高级的人》说的就是这么一个故事,一个女孩,由于被一个男孩说自己不高级,最后一直寻找“高级”是什么,最后两人终于走到一起。

日本的文学有一种冷静而朴素的美,这是和日本平安时期女作家清少纳言的随笔《枕草子》一脉相承的气味,很值得渐渐阅读,下面就让我们,漫步时光以外,读一篇关于“高级”的文章。

如何在爱情中做一个高级的人

高级的人

虽然现在我还是单身,可在一段时间里却曾有过很多未婚夫。

小时候,不知为何,我挺招男孩子喜欢的。最早有人向我求婚是在上幼儿园时,上了小学后,跟我有过婚约的人就已用双手数不过来了。这样说,或许有人会觉得我过于早熟。不过,从只要有人求婚就答应人家也不管有几个了这点来看,我那时只不过是一个比较乖巧随和的孩子罢了,其实头脑里甚么想法都没有。

即使如此,我还记得只有一个男孩子不想跟我结婚。虽然我现在连那时谁是我的未婚夫都想不起来了,但对那个男孩子的事却记得十分清楚。那是在1次要开运动会的时候。他是我们班的接力赛选手,跑得很快。练习时,我对他说:“加油!得了第一,我就跟龙也君结婚。”结果,他不但不高兴,反而1脸不屑地答道:“我可不想跟你结婚。”由于他的反应太出乎我的意料了,我忍不住问他为什么?

“由于你不是高级的人。”他回答说。我震惊了。我受到了无法用“震惊”来表达的重创。在那之前,我还从来没有被谁否定过。在周围的阿姨们眼里,我是个可爱的孩子;在父母眼里,我是个乖孩子。老师们夸我能干,男孩子们说将来要娶我为妻。一瞬间,我感到眼前一片漆黑。

“高级的人”指的是什么?他所说的那个标准把我弄懵了。一进家门,我便问道:

“妈妈,高级的人是什么样的人啊?”

母亲对我的提问好像很感兴趣,问我怎么会想到这个问题。

“没什么。只是随意想想。是不是指穿高级衣服的人呢?”

“我觉得衣服跟人之间没有什么关系。”

“那是说吃高级饭的人啦?”

“我想也不是。大概是指那些能关心别人的人吧。指那些心里不只装着自己,还能体会到他人的心情,对人很亲切的人吧。”

“妈妈是高级的人吗?”

“固然是想成为那样的人啰。”

那就是说,还不是高级的人。由不是高级的人生出来的我,自然也就不可能是高级的啦。

“没有的事儿。无论是什么样的母亲生的孩子,只要肯努力都能成为高级的人。不管怎么说,开始思考这个问题,就是向高级的人迈出了第一步。”

那么,龙也君就是高级的人了,已是啦。顿时,一种失败感油然而生。

父亲回家后,母亲马上报告说真由美问过她这样的事了。

“思考的问题不错嘛,还带点儿哲学性。”父亲说。

因而,我又想到龙也君还具有哲学性?我和他之间的距离更大了。

总之,在那以后的一段时间里,“高级的人”成了我们家的流行语。不管赞扬谁,父母都故意使用“高级的人”这个词。

“吉田夫人把奶奶照顾得那末好,是个高级的人啊。”

“町田他们还特地打电话来,真是高级。”

“听说由美学习挺用功啊,高级。”

“喂,再给添点儿酒啊,高级夫人。”

“高级孩子,该睡觉了。”

究竟什么是高级?我越来越胡涂了。

2十年过去了,我至今也没能成为“高级的人”,就连什么是“高级的”,也没有弄明白。即使如此,当我由于男朋友凡事都听他母亲的,跟他生气吵架要分手时,甩给他的最后一句话却是:“从没见过像你这么低级的人!”虽然我三十岁的生日行将到来,那也许是我最后的结婚机会了。

伤心地回到故乡,正遇上小学的同学聚会。曾那么苗条的乡下孩子们全都变成了满身赘肉的成年人。如果不仔细看的话,根本认不出谁是谁了。不过,只要盯住对方的眼睛,在那些厚重的眼皮里面,仍然可以看到小时候曾十分熟习的眼光在闪烁着,顿时备感亲切。也许是由于刚跟男朋友分手后心绪不佳的原因,我不知不觉地喝了很多酒,居然醉了。虽然我独自一人在都市里生活从来没有喝醉过,可在这些知根知底的人们中间,一直绷得牢牢的神经终究松了下来。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开始见了男的就纠缠起来。

“你,不是跟我求婚了吗,怎样都有这么大的孩子了?”

“还有你,也是一样。究竟到什么时候才能说话算数呢?”

跟携妻带子参加同学集会的同学们讲这类话,也许让人觉得不大适合吧。忽然有人从后面拉住我的胳膊叫我不要胡闹。回头一看,原来是他。

“你干什么呢。那个人才刚结婚,没看见他夫人的脸色都变了吗?要缠就来缠我,我还是独身1人。”

“你不一样。我跟你没有婚约。”

“行了行了,你过来吧。”

他把摇摇晃晃的我拽到他旁边的位子上坐下,生气地说:“你干什么呀,老大不小了。”

“别管我。为什么那些跟我求过婚的人,不知什么时候都跟他人结了婚?我连一点儿消息也不知道。”

那不是小孩子时的事嘛,他笑道。

“孩子?你知道有多少人跟我求过婚吗?哪怕有一个人是认真的也好啊。我还一直在心里等着呢。”

“是吗?”他又笑了。一个带着冰块的矿泉水玻璃杯放到了我眼前。“哎,”我问道:

“究竟什么是高级的人?”

“什么?怎样突然问这个?”

“一点儿都不突然。那不是你说过的话吗?说我不是高级的人。”

“我没说过。”

看来他早把这事儿给忘了。而这更让我生气,不由地提高了嗓门:

“你说过。从那时起,我就为你这句话苦恼着。我到今天没能结婚,也都是因为你的这句话。我一直记着,记着呢。”

“你还真好意思说。对男人,你从小不就是订了婚就甩,订了婚就甩吗?自作自受。”

“我没有甩。”

终究,他好像想起来了。

“噢,说过,说过。你不是一个接一个地换男孩子么?你知道吗?每当你又跟谁订婚时,前面那个跟你订过婚的男孩儿都会伤心地流泪。大家背地里都说你是个坏女人。只要有人向你求婚,你就不知廉耻地笑着答应嫁給人家。你在操场说要跟我结婚时,昭雄就站在旁边。”

“他是谁?”

“就是你前一天刚说好要跟人家结婚的人啊。”

噢,是么?

“所以,我很生气。简直太不像话了。那样的话,你也能说出口来,居然当着昭雄的面要把人家甩了。”

我没甩他。我只是不知道结婚的事只能跟一个人约定。新的婚约的成立意味着前一个婚约的结束,这类事我根本不晓得。“你开玩笑吧,”他说。

“不是玩笑,是真的不知道。我那时还是个孩子,只觉得是跟大家订婚了。”

“笑话,”他又一次笑了,然后嘟囔着说:“没准儿真的?”真的!不过,我想可能是由于我没能变成高级的人,所以没有人来娶我。这类想法听起来有点儿怪,但我心里一直有这样的感觉。“高级的人”成了我始终没法抹去的心理创伤,没错儿。

“所以就一直苦恼着?为了要成为高级的人?”

是的。这个问题,我思考了很久、很久。对我来说,那是一个过于高的理想。

“你就是‘高级的人’。”

他认真地看着我说。眼皮里面一闪一闪地放着光。十岁的龙也君终究笑了。

“真的?”

“真的。”

“我也是高级的人?”

“高级的。如果没有昭雄的话,我也会跟你订婚的。”

“我,真是高级的?”

“当然,高级。你肯定会成为一个高级的妻子,高级的母亲,高级的奶奶。”

我大声地笑了起来。

“那末,跟我结婚?”

“所以嘛,”他说:

“这类事,还是得经过更高级点儿的苦恼以后再决定吧。”

吕莉/译

( 译自《Talking 明日香》,松村荣子著,Jive株式会社,2007年1月)

作者简介:松村荣子(1961— )

日本作家。生于静冈县,毕业于筑波大学比较文化学专业。1990年,小说《我是辉夜姬》获“海燕新人文学奖”,1992年1月又以描写大学生生活的《至高圣所》摘得第一百零六届“芥川文学奖”。以后,主要作品有虚幻小说《紫色的沙漠》及其续篇《诗人的梦》,以及以茶道为题材的青春小说系列《不惧雨,粗茶一杯》和《不惧风,粗茶一杯》等。

下面是经典

珍视你的每一次浏览,犒赏你的高级味蕾

期许你在午夜梦及所爱,天亮之前有所待

viagra读

伟哥

必利劲和万艾可的区别

标签